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:犀利点评,立足实战,做好三点写出绝妙律诗,王和尚点评诗友作品

来自:福建省兆裕物联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关注六不和尚,感悟诗词之美

律诗应该如何写?

王和尚以为,其一,诗中要贯注真情,唯真情可以动人。发之由心,不造作,不扭捏,此写诗第一要义。其二,写诗要锤炼文字,情要能感之亦能写之。因此,如何遣词造句,如何选择意象,如何铺排情感,都需精炼且准确,不可拉杂、堆砌。诗是语言的精华,亦是文字的艺术,故须在文字上下功夫。其三,律诗要求体格和声律,故须掌握律诗写法之要求。一般而言,律诗要求格律工稳,含蓄蕴藉,不可直露,不可卑弱。

王和尚以为,要写好律诗,得做好以下准备:

其一,要多读律诗,积累词汇与手法。律诗之写作要求最多,其风格与题材也最多样,故想写好律诗,必须要多读律诗。律诗、绝句、古风、各有其体例和写法,非多读不可深探其妙。

其二、写诗要多练,熟能生巧,多尝试,多试错,多反省,多修改,笔力自然有长进。多尝试几种风格,精悉律诗写作之避忌,写完之后要多检查,多修改,使之文从字顺,简炼浑厚方可。

其三、要多体悟。诗来自人生阅历,来自生活观察,来自精思与酝酿。故,写诗之外,要体察生活,增长阅历,动笔时要酝酿与求索,如此诗才有深度,才能耐读。

近日,某诗词群举行诗词征稿活动,以“道路阻且长”为意,题写五律,要求押平水韵“九青”部。征稿完毕后,择其要者,请我做点评。王和尚择其文辞雅顺者,立意突出者,列之如下。

请诸君阅读和批评,揣摩诗法,查漏补缺,共同进步。

△王和尚讲诗:律诗写法探析

1.道阻且长 文/雍也

一别六载,犹待归期。心与口誓,守死不二,今铭而兼寄。

须发年年白,南枝带露青。

怜花无以报,宿雨不堪听。

夜短春波尽,楼空别梦醒。

寄言山海外,待月满中庭。

王和尚点评:首联对比,有诗味。二联景中有情,辞句流畅自然。三联转笔,分写亦可玩,尾联收束,含蓄蕴藉。

整首诗工稳流畅,耐读耐品。然“春波”,似略不妥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2.以“道路阻且长”为意 文/完美无敌1973

孤舟万里行,此去向冥冥。

起落千重浪,浮沉一叶萍。

片云遮晓月,杯水载晨星。

岂敢怜微贱,长风催不停。

王和尚点评:首联干脆利落,扣题且有迷茫之意。二联比兴,景中有情。三联写景,亦比兴手法,然“载”炼字不妥。“岂敢怜微贱”,微贱表意直白,亦与全篇略不合。以景作结,不错。

整首流畅自然,写景写情亦紧凑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3.道路阻且长·思母 文/温皓然

人去言犹在,萱花空自青。

独思常有泪,再见岂无形。

永夜琴声咽,中天月色暝。

何年幽梦里,画荻复谈经。

王和尚点评:首联情景双写,不错。独思句亦有味,然“再见岂无形”,表意模糊且无理。三联以景写愁与思念,不错。“画荻”,用典合理,但“谈经”太夸大。“何年”亦不妥。

整首诗有真情,写景写情亦动人,用字及造语,不妥之处明显。且,似不扣题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4.道路阻且长 文/清风明月

人生走复停,天际草青青。

万里风飘絮,千番雨打萍。

攀峰发长啸,入水激雷霆。

回首萧萧处,倾杯含笑听。

王和尚点评:首联自然,表意亦准,起笔不错。二联化用明显,不妥,然表意不错。“攀峰”“入水”,略堆砌。三联不宜再写景,此非比兴手法。尾联收束有力,细节刻画动人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6.道路阻且长 文/鱼小霸

红尘如一梦,恍惚影伶仃。

大道身犹远,微心志未宁。

悲情孤树月,愁绪满天星 。

莫为崎岖路,生涯就此停 。

王和尚点评:起句干脆利落。“大道”与“身远”逻辑性略差,“身”不妥。三联上句“悲情”略直白,不如“愁绪满天星”,且“悲情”、“愁绪”,意思相近。尾联“就此”直白。尾联结句缺少铺垫,应在第三联过脉。

整首诗文字流畅,感情线索亦可看,第三联需要细推敲下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7.道路阻且长·感怀 文/遥远的她

漠漠晚云轻,归秋草木零。

洄流沉鹿梦,霁月锁鸥汀。

鬓白和潮起,眼青因酒停。

伤怀京洛客,天际一霜翎。

王和尚点评:“霁月”如何能“锁鸥汀”?“锁”炼字过甚,且不准。潮浪可白,然与“鬓白”连用,且用“起”,不妥,无可比性。下句,“停”押韵亦不稳,可换韵。尾联景中有比,不错。

整首诗作者有功底,诗意亦深沉耐读,然用字多欠周全,可惜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8.道路阻且长 文/空空如也

几重山与水,相伴一伶仃。

去路随风叶,流言托露萤。

鸡鸣抬蹇步,草绿验愁形。

雨晦羁人缓,征轮不复停。

王和尚点评:“伶仃”即孤独之意,为何再用“一”?,略多余。随风叶者,可为往事、思绪等,路怎可随落叶?下句,“托”不妥,流言比作流萤也不妥。“蹇步”指步履艰难,非艰难步履,故“抬”不妥,既俗且不准。下句,“形”凑韵,“验”炼字亦过甚。既然“抬蹇步”,为何再“征轮”?比喻行人则重复,比喻时间亦不准。“雨晦”与“流萤”写景矛盾。

整首诗太过硬刻,用字不当之处颇多。中二联略四平头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9.道阻且长 文/李先生

去路三千里,征车夜未停。

月明流水远,云敛乱山青。

险阻时频见,风尘每惯经。

前途行不止,终会到沧溟。

王和尚点评:起句干脆利落,二联写景亦真切。三联合掌。“前途行不止”,略直白。前有“征车”,后去“沧溟”,意象矛盾。

整首诗,二联不错,其他略过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10.题“道路阻且长” 文/远山

不见短长亭,途遥天色冥。

苍山说艰险,红叶看凋零。

渐蚀囊中剑,依然水上萍。

焉能甘伏枥,再踏满穹星。

王和尚点评:二联“说”,无味。“囊”中剑?不妥。

整首诗有雄阔之意,造语亦流畅。“再踏”与“满穹星”,不太搭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11.道路阻且长 文/正月生

晴夜生新月,银河闪晚星。

水边人艳艳,堤上柳青青。

执手而分手,长亭更短亭。

寒蝉凄切处,空唱雨霖铃。

王和尚点评:首句写景,生动。写离别,似乎不宜用“艳艳”。“柳青青”符合情境。三联对仗,见思力。“空唱雨霖铃”,用句拘泥。

整首诗写离别,意象刻画,感情表达,还不错,个别此句须再斟酌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12.道路阻且长 文/吟风啸竹

西风凋碧树,雁影乱浮萍。

客旅经年久,孤帆何处停。

沿街赊绿蚁,把盏叹伶仃。

大道无非是,醉来还复醒。

王和尚点评:首联写景,景中有情,不错。二联流水对,表意亦可。三联,上句寒酸,且上句写“孤帆”,此处写“沿街”,意象冲突。三联对仗不工。结句好看。

这首诗见功力,起结照应,情绪脉络清晰,用字亦准确。然,三联可再斟酌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13.道路阻且长 文/碧荷听雨

登车披晓月,策马戴残星。

险路驰尘障,回梁见翠屏。

江风侵远道,霾雾隐峦形。

不辍行将至,花红柳色青。

王和尚点评:“登车”、“策马”重复且矛盾,“策马”亦泥古,首联诗意重复。“回梁”错用。三联写景略可。“不辍行将至”,表意拉杂。整首诗略空洞,景不真情亦不真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14.以“道路阻且长”为意 文/边城浪子

虽无填海志,但作月前星。

身似梧桐老,心如柳叶青。

寒风侵古道,冷雨落长亭。

穷益凌云上,通当可耀庭。

王和尚点评:“通当”,造词,表意不准。“穷益”为“穷且益坚”缩写,可用。二联比喻不错。三联以景写情,比兴手法。“耀庭”与“月前星”勾连,不错。“填海志”与“月前星”志向都很大,故“虽无、但”表意略不准。

整首诗说理写志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15.以“道路阻且长”为意 文/往事只能回味

风开千古月,浪碎满河星。

锦绣身前过,春秋鼎上铭。

东归经九曲,南下叹零丁。

潮起复潮落,船头侧耳听。

注:诗里双关词较多。其中东归不常用是东归英雄的典故。

王和尚点评:“浪碎满河星”写得美。“锦绣”指何物,比喻不准。“春秋鼎上铭”,凑句,表意亦模糊。三联对仗不工,表意亦单薄干枯。尾联写景,有细节。

整篇首尾不错,中二联单薄空洞。

“东归”算不得典故,作者注解错误。

△王和尚点评诗友作业

从诗意看,作者似用典故较多,若春秋指历史,锦绣指河山,东归指清朝土尔扈特人归清事,零丁指文天祥事。

但是,春秋不能指历史,锦绣亦不能指山河。“东归”或可指土尔扈特人东归入清事,然也应该注释清楚,否则无意义。伶仃句亦如此。

且,若真如此。则此诗暴露更大问题。其一,用典方法不对。其二,中二联这样写,属于堆砌,上下句之间无逻辑关系,上下联之间亦无关系,实属“叠床架屋”。第三,这样铺排四个事情,用意何在?与主题似无补。写历史感怀,要有自己观点,写个人感触,又为何堆叠如此多历史事件?

如此来看,作者诗法更须锤炼,对诗之理解略浅薄。

主营产品:助焊剂,电子工业用化学品,焊膏,工业专用涂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