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:传疯了!第一个教师节的全家福

来自:陕西省省华字斯国际有限公司

2020年9月10日,第36个教师节。

跟往年一样,早上一睁眼就有学生在群里祝老师节日快乐。我虽然离开讲坛23年了,但弟子们没有忘记我,令我感动。

与往年不一样的是,上午就接到同学解耀东的微信,发来一张照片,原来是第一个教师节邗江县中语文组的全家福。不一会,同学群里又有人发进来这张照片。后来,我的学生,我的邗中同事、报社同事不时发来这张照片。看来我是要写一点文字了。

能把这张照片上面人认全的还不多,一向认真的刘孝焱老师特意写了一个图片说明,我就照抄如下,大家对照着看。

后排左起:戚华海、徐金才、陈德宝、陈铭、张在科、刘孝焱、王安祺、蒋国才(已仙逝)、朱广盛。

前排左起:黄琦珍、陈雅顺、方正(已仙逝)、朱作仁、陈威、方巧英。

岁月是把杀猪刀,捅的青春嗷嗷叫。这张照片拍摄于1985年9月10日前后,具体哪一天说不上来了。我刚走上工作岗位,才领了一个月的工资,就遇上了教师节。这可是第一个教师节,是为了弘扬尊师重教的风气而设立的。想当年,知识分子是臭老九,教师也是没地位的,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邗中的小伙子想谈个对象,都是难上加难。哪像现在的教师,地位高,待遇好,尊师重教蔚然成风。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那时热传的一个段子是,镇上的某个领导对一个教师说,你好好干,表现好就把你调到粮管所去!如今再看,也是哑然失笑!世事难料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谁也逃脱不了规律的制约。

闲话休叙,言归正传。我来逐一介绍下画中人吧。

年纪最长的是方正老师。方老师可是地道的老教师,我工作的时候他已经到了退休年龄,在教导处帮忙编校报和校刊《小桔灯》的,可别小瞧这张8开的铅印小报,如今许多作家、诗人当年的习作都是在上面首发的,孙承斌、王佳斌、何云峰、王嘉标……《小j桔灯》真是学子的圣地,作家的摇篮。方正老师是我父辈的老师,据说早年就是私塾先生,后来在六圩公社的学校小学教书。可谓桃李满天下,周围的人个个都认识方老师,对他尊敬有加。方老师退休后喜欢写写旧体诗,我常在《邗江诗词》上看到他的大作。他还系统整理过邗江中学的校史,在《邗江文史资料》上专门撰文介绍过。

坐在方正老师旁边的是朱作仁老师,是我工作时的语文教研组长,也是邗江县中的一个老典型,老先进,曾获全国劳动模范还是五一劳动奖奖荣誉。他是扬州财校的第一届毕业生,他的同学当时官至财政部、中国人民银行,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常笑他财神爷不做,来做穷教师。他总是呵呵一笑,淡然处之。他一辈子任劳任怨,在学校做的最大的官就是教研组长,后来还“禅让”给了蒋国才。他家在沙头,不值班、不晚学习的时候,他都骑自行车来回沙头,当年扬州大桥往南的运河上没有一座桥,最近的施桥船闸不对外开放,只能从施桥乘摆渡船过河。一般早晨5点就能从沙头出发了,到学校可以稳稳当当赶上7点多的早读课。个中辛苦,非今天后浪能够体会到的。作仁老师待学生极为宽厚,晏明先生曾在文中里专门写过,兹不赘述。

靠近朱作仁老师的是陈威主任,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语文组的同事都尊称他为威公,非常贴切。威公威望高,威信强,在语文组寡言少语,从不说闲话,能半天不吭声。别看邗江县中地处施桥镇,管理极为严格,达明校长当时对办公纪律很严的,上课期间办公室也不准随便讲话的,大家都能埋头备课或批改作业,只有下课了才交谈,讨论问题或说两句闲话。威公还有极强的学习精神和学习能力,恰如今天能深度学习的机器人,让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年轻人自叹不如。记得威公专门为全体教师讲过一次知识经济,为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打开了一扇窗。到底是上海人,基础不一样,见识也不一样。后来威公到县人大常委会担任副主任,还兼着邗江县中的副校长,不过一直没有脱产,都带一个班的语文课。威公的语文课一点都不刻板,学生都喜欢上,期末考试成绩还不差。这或许就是素质教育的魔力吧。

前排还有一位男教师就是陈雅顺老师,人称老雅。他比我早两年到邗中,经历可算惊天动地。他是邗江教育史上毛遂自荐第一人!别说我吹牛,《邗江教育志》里面真的有,上个月吃早茶的时候他刚送我一本回忆录《长河浪花》,装帧十分漂亮。他原来在霍桥一所中学教书,自己专门写了自荐信给教育局和县中领导,立下军令状,到邗江县中一试身手,果然不同凡响。他不像蒋国才、王安琪、徐金才他们科班出身,但他有你自己的绝招,课上得活,一节语文课就是一池活水,学生全被他调动起来了。用今天的术语来说,就是互动性、参与性强。有了兴趣,哪有学不好的。老雅就在邗中立下足,扎下根,经常开初中语文公开课呢。后来金才做校长,老雅还干了几年总务后勤。如今退休生活丰富多彩,二胡拉的小有名气。七十大寿大办了一下,气场极大,学生非常给力。

语文组的两位女同胞都在前排就座。方巧英主任是我师傅,当年可是书把手教我的,一开始我是先听方老师上课,然后才到自己班上上课。教材知识点的把握、教法的运用,不是初出茅庐就能得心应手的。方老师是上海知青,乒乓球打得极好,退役后从教,很快升任副校长,分管少先队,也给我套上了大队辅导员,送我到无锡参加全国中学辅导员培训,教我开展创造杯活动,《武汉雅顺焊接材料有限公司制服了小白龙》《大家来点辩证法》等活动在全国获拿过奖,全国少工委学校部的部长还专门去视察过。后来方校长变成了教育局的方局长,又改成体委方主任,一直忙到退休。她凡事看得开,人也爽直,对事不对人,不得小心眼,目前圈粉无数。

黄琦珍老师是方老师的闺蜜,两人至今来往甚勤。黄琦珍老师进城以后,我在苏唱街八中见过数次。黄琦珍性格极好,很少发火,对待学生就像对自己的孩子,非常有耐心。学生待她真如母亲一般,依恋得很。她跟江九龙老师教我的一招至今难忘,我才做班主任,有事遇到调皮的孩子难免急躁,她们两人语重心长地告诉我,跟学生千万不要动真气,一是自己气坏了不值得,二是你生气了学生也不知道,白气了。一下子让我茅塞顿开,我后来换了许多部门、岗位,但这一招至今未忘。

后排年纪最长的要数刘孝焱老师了,刘老师高三教我语文,是嫡亲的老师。作为回报,我也教了几年他的儿子。至今还记得刘老师讲《古汉语一千题》,这恐怕是较早的刷题战术了。难度极高,许多书名字听都没有听说过,而许多题目就出自这些书中。《盐铁论》、《封建论》,高中生哪里读得懂,硬是囫囵吞枣地过了一遍。刘老师记性甚好,多少年后能在课堂上背诵《触龙说赵太后》,让我佩服不已。刘老师后来担任过教导主任、学校支部书记,退休后宝刀不老,在市区学校还发挥过余热。

限于篇幅,后排的其他同事就不一一详细介绍了。

陈德宝老师从方巷调过来,因为家庭因素去上海从教。徐金才同志后来成为江苏省邗江中学的当家人,完成了邗中搬迁进城的历史大任,他自己也是诸多光环环绕,成了国内教育界的名人大咖。蒋国才同志一直是语文教研组长,2017年8月仙逝,我当时出差在外,上飞机前写了一篇《蒋国才,你为什么走得这么急》,这里不再重复。王安琪先生从邗中调到县教育局担任教研员,应该是语文组第一个特级教师吧。很快被市教育局调到教科院,退休之前已经是教授级高级教师了。张在科先生目前在树人高中,名头极响。戚华海先生早已南下广东,如今是清远市宣传部门领导。他的生态诗已经成为诗坛标杆,出版作品多本,最新一本诗集《一声鸟鸣》刚刚问世。华海书法也很有特色,有眼光的不妨及早收藏。

一张照片15人,至今只有陈铭还坚守在邗中。

当然,照片边上年纪最小的就是我了,那年21岁。

主营产品:助焊剂,电子工业用化学品,焊膏,工业专用涂料